[一织陆]cat-03

猫猫合集之三。暗示投票了。


03.夜

一双红眼睛从被窝里探出。

那透着一些光芒的眼睛在暗色里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可爱许多,溜溜转着也显得十足乖巧。一织的房间在猫咪还未来住前总是暗得要命,他浅眠又怕光,早起时向来都不擅长迎着光马上清醒过来。但陆却好像作对似的跟他习惯截然相反:夜里太黑睡不着;梦中常常撒娇要钻进怀里或是起码缠绕住手臂;有时扑上床随便就着哪个乱七八糟的姿势,却也能马上睡得香甜。

唯一的共通点,不知这是否值得庆幸,则是他们醒来时迷迷糊糊都没法睁开眼睛这件事。无论睡眠质量好或坏,入梦时间长或短,起床要耗费的精力每回都多得吓人。一不小心,周末赖到午饭时间也有可能。

而明明在猫咪到来前,他能够更轻松一些就能爬起来。或许是与绵软又温暖的身体挨在一起时,不舍与犹豫着要多待一会的想法会冒出许多。

陆今晚的精神相当好。

不清楚原因,只是单纯为了失眠而烦躁。他用手轻轻揉弄着耳朵,然后身体也在被里不安分地动了起来。轻轻抽出了被压在一织身下的尾巴,而后男孩子忽然向一织的方向踹了脚。陆注意收起了爪子,但肉垫踩上对方胸膛的感觉实在非常新奇,于是他翻了个身,又踹了一脚。

“一织——一织——”他拖长语调,爬出被窝,在宽大的床上打起滚来,“我睡不着!一织,来玩吧!”

印有兔子暗纹的厚窗帘在陆到来后便保持着只拉起一半的状态,足够稍稍看清室内的温柔光芒缓慢而近乎静止般流动着,白色路灯光透过窗玻璃与薄纱,散射出仿若精灵一样的小小粒子。那原本是会令他轻易安心入睡的场景,但今晚,陆将爪子轻轻在枕头上饶了绕,想他真的无论如何都不觉得困。

“一织——”

“啊啊……你到底是想要怎样啊。我实在是没有精力陪你了,”听见他小声喊着笨蛋一织,也只轻轻皱了眉头,“周末我一整天都会有空喔。今晚就请你当个乖孩子吧。”

陆的红发被他的手胡乱抚摸而显得凌乱起来。也许实在太困了,一织的睡脸比起任何时候都疲惫许多,一副不会那么容易被吵醒的模样——尽管他不太记得平时那该是如何的,但那张被光斜斜照射着的面容让猫咪下意识就噤声了。

睫毛很长,他凑近去看,注意没有遮住光线,皮肤也白,细碎铺散在额前的黑发称出了无上的美感。他悄悄伸舌舔了舔对方鼻头,像是偷偷亲吻了一样。粗糙的质感袭上,于是他缩了下脖子,唇也抿紧来。小小的家猫趁未再次闹醒一织前匆匆下了地,一瞬有些冰凉的感觉从与地板接触的地方传了过来。他哒哒跑出了房间。

客厅里的灯终于被打开了。往常他几乎很少会自己去开灯,因此找了一会。但幸好猫咪夜视能力总是不错,陆用柔软的肉垫按下了电灯开关,一边呆愣愣看着吊灯通电闪烁了几回后,终于开始发亮。

不知道要做些什么。

为什么要跑出房间呢。一织不在的时间里他曾在屋子的各个地方来回奔跑,连床底和洗衣篮也进去过。就连一织也没有他熟悉这个地方,因而也更加清楚一个人在家真的很无聊。平时早早出门,有时候又相当晚才回到家。尽管说周末一整天都会有空,但比起跟他玩,一织好像更喜欢一个人看书。

“请你安静一点。想要玩耍或者吃东西都可以,难得的休假我想看一看书。”

总是听到这样的话。

他闷闷不乐地躺了下来,直勾勾用与赤发颜色相同的竖瞳望着吊灯。白色的、耀眼的光芒在他面前散开了来。陆伸出手,遮住了一部分使他开始变得晕乎乎的光线。被染上了些许红色的光芒从指缝流淌而下,静谧地跃上他脸颊。

有些困了。

喵呜——地小声喊叫起来,他心想如果一织也能感受与自己同等的寂寞就好了。任性地对辛苦工作的社会人士产生了抵触的心情,男孩子蜷缩在四周被日光包裹着的客厅里渐渐落入黑甜乡。困意来得非常突然。地毯并不算软,但好歹没有会冷到让他着凉的地步。

梦里陆将迷蒙的视线投向了正走近他的一织。深蓝的睡衣抓起来的触感舒适又柔软,他被抱起进房的瞬间,灯光一下就暗了下来。背部被温暖的手轻抚着。真是的。好像听见一织这么说。

那之后,梦里什么都不剩了。

评论
热度 ( 16 )

© 小鸡馒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