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陆一织]live

大概是live中对massu的感想。massu真好看。久违摸了摸。

一织看重的是idolish7而不是七濑陆。七濑陆是idolish7必要的。其实也不是啦……不过这种连带关系会让我很不爽。



忽然有一瞬间,他变得非常想要亲吻。

也许是因为有段时间没有站到舞台上,无论是头顶夺目的白炽光、蔓延至遥远上空的响亮歌声,亦或是身上那套摇曳着闪亮光芒的演出服饰,不知为何,会场内的一切都轻而易举让他兴奋起来。明明自己正在,也必须全心意地歌唱与舞动:脸颊被汗湿,心脏在打鼓,喉咙发紧的窒息感突袭而至,而耳边也一如往常,充斥着仿若能使他耳鸣的嘈杂声音。

明明如此,却完全无法将这如同泡沫般逐渐变得繁密的念头剔除。

想要亲吻,他边唱一句,边想,只要拥抱或是抚摸都会好受一些。陆趁着空隙回头将视线投向一织,洁白光柱投射下,非常安心地,和泉一织在那里头唱着自己的部分。对方稍稍抬头来,与他有了一个短暂的视线碰触,而后,一织轻轻笑了一下。他往陆的方向前进了两三步,借着舞蹈的动作,又立马转身站回原位。仅仅如此他便觉得是被抚慰一般安心。

汗落到他唇边,咸味不由分说地钻进了自己的头脑神经。陆觉得他好像需要补些水了,而马上,持续了近三小时的live将要拉上帷幕。长期的病痛使他体力相当糟糕,尽管年纪有所增长,训练也从未落下,但无论如何,过度活动总是令他不适。

晕晕的。

一时他无法分辨那是因为太过兴奋而看见的大片白光,还是身体到达临界点的一种警示。陆下意识又瞧向一织的方向,而这回终于没被察觉。临近歌曲的末尾,一织明显要比平时的情绪要高昂许多,他以为对方至少在这时候会稍微往自己的地方看一眼。但没有。

一织是为了什么而踏上舞台的呢。对方曾说要将陆变为最闪耀的明星的时候,他疑心那双眼睛并没有在看着自己。一织最开始的梦想是为了要让三月站上舞台,实现哥哥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,尽管未说出口,但看起来就是如此;而到了现在,陆想重要的只是idolish7而已。那种似乎顺势将自己夹带进未来与期望的做法,其实没有办法让他很纯粹地觉得开心。

尽管,确实,他是idolish7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可钻牛角尖的时候,这比任何话语都不令人信服。

远远陆看见一织俊秀的脸庞因沾上汗渍发着光,他沉着又闪亮的眼睛直直看着遥远的地方。平时绝不会见到的直率笑颜,在此刻却大大方方地向观众展露。

那非常吸引人的目光。

想要亲吻的心情忽然变得非常强烈,谢幕下台时,他脚步踉跄,喘着粗气,几乎无法顺利走下阶梯去。一织匆匆跑来拉住他的手,眉头皱起,担忧地对他说出责备的话语。

“七濑先生,请振作起来!”熟悉的气味在相当近的距离里传来,陆感觉到他呼吸依然不稳,手指有些颤抖着靠近来,“……吸入器!经纪人小姐!快点!”

“我没事的,我没有发作……哈、哈——没关系的。”

对方的表情明显是不信:“逞强是……”

“一织,”他眨眨眼睛,笑了起来,“我想要接吻。”

一织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,又好像马上要对他发火了,你在想什么,他快要脱口而出,我们在交往的事情已经约定过暂时不告诉任何人。汗水湿透的内衬紧紧贴在他后背,因运动而变泛红的脸颊依然在发热,一织不确定这是否真的只是过度活动的结果。陆的圆眼睛直勾勾盯着他,像是催促般转了转。

“您在想什么啊。”

他叹了口气,飞速往他唇上啄了一口。咸味,汗的味道。头发滴下了水珠,一织漏出的一段颈脖与锁骨只剩亮晶晶的汗,叠好的湿毛巾就在两人身侧,未来得及被使用,这时候只能默默作出置身事外的模样。

陆伸手按住他后脑。柔软湿润的感觉非常令人安心,他心想自己也许在吃醋也说不准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1 )

© 小鸡馒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