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all27]lovely child

设定纲吉是被云雀收养的孩子。是之前放过的,又新写了。最近在补家教所以想写一写!还想写长篇【不要啊。爱娜娜是什么我不知道

想到啥写啥,什么设定都没想好。心血来潮就写,有梗可以留言!tag我不太会打有问题可以指出。




01.[1827]

纲吉用那双圆滚滚的眼睛看过来。

他头发与眼睛都是温暖的棕色,看起来就很娇嫩的白暂肌肤上泛着微微的粉红;手臂肉乎乎,小脚丫也肉乎乎,他见云雀应声向他的方向望过来后,立马绽出了个相当灿烂的笑容,露出小小又整齐的牙齿。

纲吉最近学会了跑腿,于是便每天都体贴地早起出门给云雀准备早点。他好像对自己终于能为云雀做些什么而感到开心,虽然他不再能赖床和睡懒觉了——纲吉总是同云雀一个时间起,等对方帮他套好衣服就立即跑出门去。但也不得不承认在冬天早起真是太困难了,好几次他揉着眼睛洗了脸也不觉得清醒。

他偷偷看了眼云雀,见对方察觉了便立即收回视线。

他还是面无表情,看起来并不打算要夸奖纲吉,可能还觉得这有些多管闲事;但还是坐下来,认认真真把纲吉带回来的面包都吃完,中途起身为他热了杯牛奶。纲吉接过那杯还有些烫手的牛奶,小声道了谢,抿了两口,又去瞧云雀,他觉得自己应该要被夸奖——但是也清楚,云雀向来不是这样的、会轻易就表扬他的人。

云雀恭弥如他料想地沉默着,侧头看了眼挂钟便站了起来,准备出门。家里的挂钟是上回纲吉看中的款式,黄澄澄的布丁狗,在一圈简洁的家饰中有些格格不入,云雀不觉得这有多么可爱,但还是付了钱,并当晚挂上客厅墙壁。

他跟着从高高的椅子上跳下来,一路小跑跟上云雀的脚步,然后停在玄关。对方接下来该要去工作了,然后下午大约晚饭的时候才回来。在这段时间里他只能自己一个人玩,纲吉不觉得这很不好,只是偶尔也会觉得寂寞。附近的孩子在工作日也要上学,而他还没到要上学的年纪。

为对方送行已经是他很习惯的事了,但无论多少次,见到云雀把门关上时的不舍都不会改变;然后等待对方回来的寂寞也不会变。他知道工作很重要,所以尽管想要撒娇耍赖也强迫忍了下来;而他明明是个喜欢撒娇的孩子。

“纲吉,过来。”

云雀蹲下来,喊他。他蹲下后还是要比小小的纲吉要高一些,但比平时要近许多了;他轻轻吻了一口眼里带有疑惑与伤心,却还是乖巧地凑过来的小孩子。这样会不会有些溺爱纲吉了呢?但只是亲吻而已——只是亲吻,然后纲吉立即又笑起来。他还不太懂害羞的心情,但被抚慰亲近后很直率地感到了开心。纲吉顺势抱住了他的脖子,小声道别。

“我很快回来,别担心。”

他最后摸了摸纲吉柔软蓬松的棕发,然后把他放下。云雀带上门的动作干净利落,开门的瞬间带了点风进来,但只有一瞬;纲吉微笑着对他摆摆手,随后忍不住摸了摸,又摸了摸自己刚被那双手轻抚过的头发。

云雀先生的手,真的太温暖了。


02.[r27]

家里难得有客人来访。

纲吉偷偷躲在门后,探出个小小的脑袋往客厅的方向看过去,桌上摆着的是他刚端过去的两杯热茶。他在送茶的途中即使自认相当谨慎了,但还是把一些茶水晃出打湿木地板。于是那位西装革履的高大男性用近乎嘲讽的眼神望向他时,纲吉差点立马就哭了出来。家里总是只有他跟云雀两个人——尽管对方并未要限制他的出行,在外出工作时从不嘱咐什么,只是亲吻和抚摸,因而他其实留守在家或是出门玩耍都没关系。纲吉不太擅长应付除了云雀之外的大人,何况那是个看起来与温柔或是和善无缘的男性。他忍耐着想要哭泣的心情,拿干毛巾擦拭地板完后,急匆匆躲到门外去。

“……什么事?”他听见云雀冷冷的声音响起,不觉得那里边有一丝疑惑,非常好听,一如他每天都听见的一般令人安心,于是纲吉觉得自己刚才猛烈跳动的心脏渐渐缓下来,“你不是无聊会来的人。”

坐对面的男性抿了口茶,雾气旋转着上升,遮住他锐利的眼神,不知为何使纲吉想他这时候要温柔好多。察觉到他在后面偷偷探头看,对方只将视线稍稍转向他一秒,黑眸里仿佛是温和笑意的事物转瞬即逝。这让小小的孩子忍不住开心地勾了勾唇角。

“如果说我确实是无聊来看看又如何呢?”黑发的男性眉头上挑,盯着面前看起来已经有些不耐烦的云雀,转而接道,“……是那件事。我奉命来看看那孩子,不过看起来他过得不错。你不考虑教一下他如何打架吗?”

云雀不耐烦地闭上了眼,一副如果没事就请他出去的表情:“没必要。”

对方噗嗤笑了起来。他抬手对着纲吉摇了摇,示意男孩子走近来坐上他膝盖。纲吉拉开一点门,看了一眼没有反应的云雀后,终于带有惧怕地小步踏进来。肉且白暂的小脚踩上室内的地板时,相当可爱的声响从那传来。在只有三人的寂静空气中,这实在是太过令人害羞了;纲吉咿呀地叫了一声,正想加快脚步跑到已经不耐烦的西装男性身边去,又不小心摔了一跤。为什么我会这么笨手笨脚的呢?他沮丧地想,尽管不想要更加丢脸,但当纲吉爬起来时,却又忍不住掉下眼泪来。

然后,他的头被轻轻拍了一下。

那并非抚摸,却像是抚慰一般的触碰令他用手背擦眼泪的动作顿了一下。纲吉被抱了起来,明明看起来不会是那么温柔的人,手却跟云雀先生一样,有力,而且非常温暖。他没有跟云雀以外的大人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;回过头时,纲吉发觉正在他对面的云雀先生以一种不满的眼神望着自己。

他还未多想,上头却传来了另一个低沉的声音:“你真的很疼爱他喔。”边说,边用手指捏着膝上男孩子软软的脸颊。欺负他难道是很开心的事情吗?他愤愤想,脸颊被捏到有些痛,不知何时眼泪却已经停下来了,对方接道,“我想之后我还会见你很多次的,所以还是把名字告诉你吧。”

纲吉点点头,不禁屏息等待他说话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58 )

© 小鸡馒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