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脆皮组]话语

现代设定小短打。同居前提。是糖。

总之就是质量糟心注意。




01.

她抱住了枕头,窝在柔软温暖的沙发里边,侧头看着她的红指甲。披肩的红发感觉总长不长,一缕细发从额前垂下,衬得发白的唇愈加没血色。辰砂身上还是那套法斯送的粉色长袖睡衣,忘记是哪年的生日礼物,她只记得对方作出了相当夸张的赞美,薄荷绿的眼睛发着亮,像里边不知潜藏何处的星星一下子都冒出来;虽然她觉得自己这个岁数已经不太适合如此年轻可爱的服饰了,但还算暖和。

屋里比外边要暖上许多,法斯出门的时候没忘记帮她把窗全都拉上。她把从毯子里露出的脚趾缩回去,窸窸窣窣,弄出的轻微声响在客厅里回荡,叫她忽然有了些不适应的寂寞。两人合租的公寓不大,地毯把大半冰凉的瓷板覆住,四周散落的还有法斯宠爱的玩偶。辰砂伸手捞起只布偶熊,摆在她腿上,纤长白暂的手指浅浅划过那层不算软的绒毛,然后又用指腹摩挲它围着的小围巾。

她笑起来。

周末她不爱出门,于是在网上学了编织,如法炮制地给法斯的玩偶做衣服。刚入冬的时候她刚好处于工作空窗期,于是日夜都在织,睡觉时法斯就在她旁边,可对方睡姿差到极点,好几次缠住她手臂或是完完全全把身体横压住腹部;她深吸了好几口气,终于放下手中的活,关掉床头灯缩进了被里,然后小心地摆正她身体,以免法斯半夜被冷醒。

结果得了感冒的却是她。

辰砂撇撇嘴,依旧沉默着没说话。她嗓子也哑了,但法斯今天还有重要的活动,没法留在家里陪她。她很清楚,尽管心情并不爽快,但却没出声挽留。要是更不懂事、像是撒娇那样对她说出也希望她能留在家里的话,也许法斯会把所有事情推掉蹲在家里照顾她——因为她出门的时候眼睛是这么说的;而事实是辰砂并未将这句话说出口。

她站在玄关送她出门,走前法斯凑过来亲吻她垂下的眼睑,然后用力紧紧抱了抱她,才一言不发大步出了门。辰砂被她温度偏低的唇吓得一惊,只愣愣目送她弯腰穿鞋,像赌气一般把门甩上。外面确实已经开始降温,风在门拉开的瞬间呼啸着吹进来,到后边又被挤压成一道尖锐的喊声,恰好迎面把她吹了个正着。

辰砂把布偶放在一边,裹着毛毯站起了身。开水壶里边的水已经不再热了,她喉咙干涩,水杯也见了底,只好起身去了厨房。她没找到不知被踢到哪里去的毛绒拖鞋,也许是在沙发底下,总之她依然选择光脚下了地。隔着层厚地毯她还没觉得有多冷,结果刚踩上瓷砖蓦地就被冷得缩回了脚。冰冷的寒意开始从裸露的脚底传来,叫她起了身鸡皮疙瘩,辰砂想不过是更冷一点而已,她在地毯边缘踌躇了一会,最后迈出了步。

她不喜欢冬天,也许是不擅长应付寒冷。

靠在柜橱边,她等着水被烧开,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的慵懒。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养成了不好的习惯,但在家里的时候总喜欢弯曲脊背,垂眼发呆,一手去绕着披散下来的红发;或者窝在会陷下去的沙发中时,也总喜欢蜷成团无声地占住个角落——沙发不大,她还是占了小半边位置。

法斯从不提醒她,因为她自己也老这样。

想着的时候水已经开了。她慢悠悠地倒了杯水,又转回了沙发。

02.

“辰砂!”

她被喊醒,愣了两秒才发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不小心睡了过去。她旁边是本看了小半的小说,翻开的页纸被她压出了褶皱,感冒好像叫她连脑子都开始昏沉起来,辰砂眨眨眼,抬头看着法斯凑近的脸。

“辰砂!”法斯又喊了一句,后半句却忽然柔和起来,“有舒服一点了吗?”

她看起来相当抱歉今天没留下来陪她,但其实也并不是什么严重的病症。辰砂点点头,并不做声。但她觉得这好像不太好,于是又点点头,用沙哑的嗓音开口。

“没事,法斯。”

“又来了,辰砂你总是喜欢逞强,那样一点都不好!”法斯皱起了眉,却给他递了杯热水,“明明就像早上那样,只要你开口说,而且你也想这么说——想要我留下来,我就一定会——”

她打断了对方的话。

“我没那么想;而且你有工作。”

法斯瞪大眼睛看着她,仿佛有些恼怒,有些恨铁不成钢,但最后还是长长叹出口气。她没再说话,只是弯腰,像放弃了说教,把下颔抵在她颈窝,薄荷绿的发跟她的长发糅杂在一起,成了某种奇妙的颜色。法斯的脸颊不再像初见面时圆滚滚,瘦削的骨头居然硌得她察觉到了痛楚。

“辰砂。”

她拖长了语调,闷闷地喊出个名字;她恋人静静坐着,身体僵硬起来。辰砂不清楚她是否准备说出,或者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来,心跳加速,手心冒汗,她就是不受控制地开始紧张。然而法斯只是伸手把她抱住,像抚慰她宠爱的猫咪一样,她用手轻柔而有规律地抚过对方习惯性弯曲的背,它瘦削,紧绷,隔着件不厚的粉色睡衣也能感觉到主人偏高的体温。

她说。

“因为辰砂总是嘴硬,你说不出的话就由我来说吧。”

她的声音实在是有些过近了,就在耳边,让她害羞得不自然起来。辰砂想要挣扎着反驳,可在法斯熟悉、温暖的怀抱里,她渐渐头脑空白,忽然想,那样也许不错。她张了张口,又闭上,最后终于乖巧地闭眼,在鼻尖嗅到对方出门前喷洒的,她为对方挑选的香水气味时,又不自觉生出小小的欣喜。

她等着法斯小声喊出话。

“在生病的时候,希望你能留下来陪我。”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10 )

© 小鸡馒头 | Powered by LOFTER